《2018中国养老金第三支柱发展元年报告书》:化解中国老龄化难题

发布日期:2018-10-16    浏览次数:377


 

来自不同组织及研究机构发布的诸多老龄人口数据皆表明,世界上几乎每个国家的老龄人口数量和比例正在增加,世界人口正以不可逆转的速度步入老龄化。

联合国指出,人口老龄化有可能成为21世纪最重要的社会趋势之一,未来几十年内,许多国家可能会面临和人口老龄化加快有关的保健、养老金和社会保障的财政、政治压力。

在老龄化问题面前,中国面临着更特殊的情况,这使得中国的养老问题更为严峻。中国的老龄化有三个独有的特征:一是老龄人口数量世界第一;二是老龄化速度世界第一;三是中国面临未富先老的尴尬。

基于这一现实,21世纪经济报道资本研究院撰写了《2018中国养老金第三支柱发展元年报告书——子报告》(下称“《报告》”),该报告由南方基金提供学术支持。报告将于10月17日在21世纪国际财经峰会2018年会上正式发布。

《报告》通过全球各地老龄化现状着手,分析了发达国家因老龄化而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以及发达国家面对这些问题的解决之道。在此基础上,《报告》对我国老龄化问题进行了阐述,重点分析了我国养老体系建设的基本情况和当前面临的发展困境,提出化解这一困局的最重要途径是加大第二、第三大支柱的建设,并对公募基金如何助力养老金体系建设提出了建议。

《报告》综合对比了美国、英国、法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养老体系建设情况,发现以三支柱共同发展的国家所拥有的私人养老金资产明显要高于仅单一发展第一支柱的国家的资产,这对我国养老金市场的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借鉴意义。

就中国养老金体系发展情况而言,《报告》认为三大支柱正面临着各自的难题。其中,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虽然覆盖率广,结余不断上升,但面临着收入增速放缓、支出增速加快、部分地区基金面临耗尽风险等多重问题的叠现,目前“第一支柱”养老基金能维持平衡运行状态很重要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财政对社会保险的补贴,这使得政府的财政负担不断加剧。

年金尤其是企业年金方面,以2004年5月1日《企业年金试行办法》的颁布为界,至今已经倡导性实施了14年,但截至2017年底建立年金计划的企业数只有8.04万户,占比不及百分之一。同时,多项数据显示企业对年金计划的动力正在削弱。总结而言,企业年金存在资产规模积累不足、覆盖范围狭窄、发展陷入停滞等问题。相比之下,职业年金由于属于强制缴纳,颇有后来居上之势,基金规模有望在短期内超过企业年金。

至于第三支柱的商业养老保险,当前体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难以充分发挥对社会保障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持作用。此外,养老目标基金作为养老第三支柱的重要产品类型,目前亦只处于刚刚起步阶段。

综合我国愈发严峻的老龄化进程和上述提到的三大支柱发展情况,《报告》认为我国养老三支柱模式的建立已经是迫在眉睫之势。建立三支柱模式具有以下四方面意义:第一,人口老龄化加速,单一养老金制度难以应对。第二,第三支柱对于完善养老金体系结构的作用大于第二支柱;第三,第三支柱能够增强国民养老保障能力,减轻政府财政负担;第四,第三支柱有利于国家金融结构优化和资本市场稳定发展。

《报告》指出,养老金第三支柱建设的迫切现实,将为公募行业带来重大战略机遇,公募基金将大有可为。

实际上,公募基金长期以来一直是各类养老金管理的主力军。在目前已经进行市场化投资运营的养老金资产中,包括全国社保基金、企业年金,以及部分基本养老金,其中约60%由基金公司投资管理。

截至2017年底,公募基金管理公司受托管理各类养老金1.5万亿元,总体上实现良好收益。社保基金自2001年以来的年平均收益率达到8.37%,企业年金自2007年以来的年平均收益率达到7.57%。

《报告》指出,由于中国的养老金第三支柱刚刚启航,从基金市场反应来看,投资者还没了解并接受新生的养老目标基金。不过,公募行业已早早意识到第三支柱里蕴藏着巨大发展机会,纷纷提前布局。

《报告》表示,现在正处于由于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导致个人补充养老暴发的前夕,从海外公募行业借助养老金投资起飞的历史经验来看,中国公募基金未来有望成为第三支柱管理的主力军。美国共同基金的今天或许就是我国基金业的明天,未来我国公募基金也可能走上海外共同基金走过的路,借助养老金市场而获得大发展。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