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健康产业盼“合”声

发布日期:2018-05-22    浏览次数:228

       以互联网主导的新经济,正成为中国经济的一抹亮色。其中,以生物医药、健康服务等为代表的大健康产业,是发展新经济和培育新动能的前沿阵地之一。近日,在2018成都全球创新创业交易会(简称创交会)上,大健康产业成为政府、资本、医疗机构、企业等各方的关注焦点。

大健康产业盼“合”声

       如何理解大健康产业?如何利用优势、打破壁垒,促进大健康产业发展?健康产业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将带来怎样的景象?就这些产业热点话题,与会人士各抒己见,促进各方合作成为普遍共识。

       大健康理念逐渐清晰

       “从2015年到2020年,中国卫生总费用支出年增长率有望超过9%。”鼎晖投资合伙人黄静静就此认为,中国大健康产业发展迅速。她表示,虽然我国大健康产业规模已占到GDP的6%,但比重只有美国的1/3,因此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随着大健康产业的发展,人们对于大健康概念的理解也越发明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常务副院长黄勇说,过去人们更多地关注疾病诊疗,而大健康是关注一个人整体的、全局性的概念。“围绕着生老病死、全生命周期的所有信息、服务、技术和产品,都可以归类到大健康产业当中。”

       黄勇以健康服务为例指出,除了疾病治疗外,健康服务还包括健康管理和促进、康复回归、养老养生等多个方面,这就要求医院要将资源真正辐射到相关领域。

       作为新经济迅猛崛起的“新一线城市”,成都在大健康产业上具有雄厚的产业基础,拥有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等知名医疗技术科研院所。成都市委书记范锐平在创交会开幕式致辞时表示,成都要大力推进健康医疗产业,规划建设“一带一路”大健康驿站,努力打造与世界先进水平同步的国际新医学中心。

       目前,坐落在成都市温江区,涵盖了医学、医疗、医药三大领域的“成都医学城”已成为该市健康产业的主体功能区。温江区副区长丁宁说,通过医疗服务、医学研究、医药研发等产业链的融合发展,成都医学城将建成大健康产业的创新、价值和应用中心。

       有效整合各方资源

       “新药研发的时间窗口很长:10年的时间,10个亿的美元,不到1/10的成功率。对待这个行业必须有长远的眼光、有长期的坚持,才能有真正的结果。”成都先导药物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李进,用3个“10”来说明新药研发的艰苦与不易。

       2012年,在英国学习和工作了近30年的李进来到成都高新区落户创业。如今,他的团队已完成千亿级DNA编码化合物库,作为新药创制的新引擎,将缩短新药发现周期,提高重大疾病疑难靶点的药物发现率。除了先导公司外,成都高新区还孕育出了医云科技等健康行业的独角兽企业,成为成都新经济发展最具活力和潜力的核心区域。

       作为大健康产业的重要领域,中国在全球生物医药行业中的份额远远不足,对全球医药创新的总体贡献小于5%。“全球销售比较好的前100个药品和排名前100的制药公司中,都没有中国公司的名字。为什么我们有这么大的市场,却没有真正的创新药?”李进说。

       事实上,这样的问题不只出现在医药行业,在医疗器械、健康服务等领域,都存在着高速度、低质量的困境。

       “其实这不仅是技术上的问题,也有机制体制的问题。”李进说,“只有把医疗体系的经验与新药研制结合起来,才能创造出病人真正需要的新药。”

       李进指出,在美国波士顿等全球生物医药发展最快、影响力最大的区域,往往实现了大学、医院、生物技术公司和资本的有效结合。在中国,也迫切需要建立这样的机制。

       黄勇在谈及健康服务时也提到了体制机制问题。“健康管理和促进、康复回归、养生养老等产业都需要医疗技术资源做支撑。但受限于目前的体制机制,医疗机构还没有真正地把资源释放出来,没有与社会资源做结合。”

       谈及大健康产业的规划,黄勇说,华西医院要“两条腿走路”:依托资源优势支撑健康产业发展;通过产业发展获取收益,来反哺学科建设、人才培养。他表示,华西医院有全国最好的药品独立医学评价和临床药理基地。如果大学、医院、社会资本、生物医药公司能够进行有效整合,完全能够建成高品质的新药创制平台。

       李进也表示,成都有全国数一数二的医疗体系市场,可以把华西医院这一巨大医疗体与新药创制有效结合起来。“随着国家人才的引进,中国已涌现出一批真正的创新药公司。也许未来20年,在成都会出现很多影响全球的新药。”

       人工智能催生新模式

       “‘智慧医疗’不是网上挂号、网上结算那么简单。”谈及大健康产业与新技术的结合时,黄勇指出,网上挂号只是就医流程的简化,而真正的智慧医疗应该是智能系统的进入。

       对于“大健康+人工智能”的发展与应用场景,除了医疗机器人之外,专家与业内人士的关注焦点主要集中于如何通过大数据为疾病诊疗、新药研制等提供帮助。

       “每个医生都是凭借自己的知识结构和经验对病人进行诊疗。但如果有一个知识库系统,就可以集中群体的知识,来帮助个体的医疗决策。”黄勇说,医院有丰富的临床数据,如果将这些知识和资源结合起来,通过数据挖掘和人工智能建立起一个智能系统,会对医疗行业创造巨大的价值。

       “可以设想,如果一个基层医生有这样的系统支持他的工作,分级诊疗的同质化问题就能够得到解决。”黄勇说。

       黄静静也谈到,她所在的公司曾投资过“合理用药系统”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大数据分析,告诉医生开的药品是否合理。“通过人工智能的管理理念,可以优化医院的管理系统,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她说。

       寒武纪副总裁钱诚说,在医疗领域,大数据可以解决一些常规方法难以解决的问题。“比如在临床试验上,某些药物和食品是不是真的会导致绝症?这就需要通过大数据寻找内在的联系,帮助我们进行判断。”

       李进表示,在药物研发领域,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药物筛选,同样是比较有前景的领域。“现在有好几家估值30多亿美元的公司在做这项工作,投资界和行业都已经看见这种可能性。”

       事实上,要想实现大健康与人工智能的结合,同样需要打通各方的壁垒。黄勇认为,虽然医院拥有丰富的基础数据,但还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资源。因此,要靠相关企业的数据治理和数据挖掘技术做支撑,通过各方力量的结合,可以产生很好的效果。

       “用人工智能来催生智慧医疗、精准医疗新模式、新技术,是成都新经济发展的一个方向。”丁宁认为,从政府角度而言,应鼓励和支持人工智能和大健康的创新发展。“我们正在与电子科技大学等科研院所加强合作,提供应用场景,吸引更多人才和资本参与到‘大健康+人工智能’研发当中。”他说。(人民日报 记者 刘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