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化催生养老服务需求剧增,产业亟待标准化提升

发布日期:2018-05-17    浏览次数:183

       中国老龄化进程推着养老服务业急速前进,养老机构如雨后春笋,数量急剧上升。

       但是,“目前养老机构仍处于基础设施建设阶段,老年人所需要的服务能力还需要提升。”国家认监委认证专家组长高辉对第一财经表示。

       国际上通行标准是,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我国60岁以上人口2.4亿,占总人口的17.3%,65周岁以及以上人口1.58亿,占到总人口的11.4%。显然,中国已经进入艰巨的养老阶段,如何服务于老龄人口更是一个世纪性的重大命题。

       养老机构现状堪忧

       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各类社区服务机构和设施38.6万个,但是养老机构的现状却不容乐观。

       “整个中国(养老机构)还处在基础建设,防火安全等层面。目前刚有服务意识,需要通过服务认证来推动服务能力的提升。”高辉表示。

       据了解,由于劳动时间长、强度大、报酬低,许多养老服务从业人员长期处于超负荷运转,工作没有晋升空间,频繁跳槽改行,养老服务队伍极不稳定。其次,虽然国家已经实施养老护理员职业资格证制度,但全国登记在册的执证上岗养老护理员数量不足1万人。养老领域规范化培训尚未广泛推开,养老机构中获得相应职业资格证书的人员比例少,很多人甚至没有参加过正规的岗前培训,往往是边干边学。

       另外,我国部分养老机构尤其是民营养老机构普遍存在设施简陋、功能单一的问题,服务内容仅限于吃、住等简单的生活照料,缺少健身、文化娱乐、医疗保健等设施,直接影响着老人入住率。

       过度追求房地产化的养老机构,服务质量存在很大的挑战。普遍不能够满足管理标准,缺乏硬件设施,不能够体现出国家的政策支持,价格与服务质量之间差距较大,无法落实国家的养老事业推动政策。

       中国社会福利与养老服务协会会长冯晓丽表示,标准化建设是现代服务业提高服务质量、提升服务水平的重要途径。2018年全国标准化工作要点中提出,增加民生标准的有效供给,落实国家已经出台的养老服务标准体系建设指南等要求,要加快养老服务质量、服务评价标准制定及应用推广。

       “面对这样一个庞大的人口,我们能够提供的养老服务,尤其是老龄人口的需要,又是远远不能满足的。这种情况之下,标准化是非常重要的技术手段。此外,人才培养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标准化研究中心主任雷洋认为。

       认证提升服务

       “在2017年年底,《养老机构服务质量基本规范》正式发布。换句话说,这个标准的发布实际上为以后养老机构的服务质量提供了一个入门级的标准。未来可能我们对行业的管理、监管,就以此为准入的基准线。”雷洋表示。

       2013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2015年又相继出台了《关于推进医疗卫生与养老服务相结合的指导意见》、《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指导意见》、《关于开发性金融支持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等多个文件。特别是在2017年国务院又颁布了《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

       “我国养老服务业领域也制定了一些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很多企业也制定了自己的企业标准,以总结世界经验的方式,以文本的方式,向整个行业做出了宣誓;也以很多实物标准状态向各方展现了成效、成果和做法。”中国标准化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高建忠表示。

       高建忠表示,随着养老服务业中的产品服务逐步扩大,相伴而生的标准话语权和制高点作用将愈加显现。一方面老龄产业将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为重点,完善服务设施,加强服务规划,提升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水平。另一方面,从养老服务业自身建设上,需要统一性、规范化、高水平、可复制、可持续,与相关产业的兼容性,与利益相关方、老龄服务对象的协调一致性。

       “实现这些管理路径、服务模式和技术方法,都需要包括标准化工作者在内的相关方准确识别我国养老服务业的供给形态、发展特点,特别关注人文、跨界、个性、可持续等需求要素。积极探索与客户、科技、产业、市场的协同方法;积极探索与政策、法规、执行的统筹推进方法;积极探索团体标准、企业标准、国家标准、国际标准同步编制这个体系与方式。”高建忠表示。

       截至目前,我国从事服务认证工作的认证机构有93家,累计颁发有效证书7893张。累计备案的服务认证规则206项次。

       但是,无论从认证机构的数量还是认证证书的数量来看,服务认证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与服务业整体的体量以及国民经济当中所占的比重相比,远没有得到行业的认可和采信,也缺乏在消费者心目当中有影响和代表性的服务认证制度。

       作为新型认证制度的服务认证,在助推服务业供给侧改革,助力人民美好生活方面大有可为。我国已进入服务经济时代,服务业的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对于统筹推进稳增长、调结构、促改革、惠民生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第一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