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和医疗改革将有新突破

发布日期:2018-04-09    浏览次数:140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发展居家、社区和互助式养老,推进医养结合,提高养老院服务质量。

       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司委委员郑功成指出,全国人大内司委对养老保障问题开展了三年监督工作。期间形成了包括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推进医养结合、建立长期照护保险制度、加快养老服务人才培养等五个专题报告,并且上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

       “医养结合是养老事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越是高龄老人,越需要医养结合。”郑秉文分析称,最能体现医养结合的是机构养老,其次是社区养老,再次是居家养老。机构养老绝大部分是市场化、商品化的,需要提供优质的服务来吸引顾客,自然而然就能将医疗带入。

       医疗改革多点开花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扩大跨省异地就医直接结算范围,把基层医院和外出农民工、外来就业创业人员等全部纳入。加强全科医生队伍建设,推进分级诊疗。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提出,深化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协调推进医疗价格、人事薪酬、药品流通、医保支付改革,提高医疗卫生质量,下大力气解决群众看病就医难题。

       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是一块硬骨头。在代表和委员看来,中国医疗卫生制度的核心是医院,抓住公立医院改革就等于抓住了医改的牛鼻子。近年来有些地方公立医院综合改革已取得一些成效,下一阶段仍要继续深化体制机制改革。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饶克勤认为,公立医院改革的目的是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制度,这一制度的核心是政府宏观治理、医院法人治理和医院内部管理三方面机制。必须多部门联动,改革才能实现突破。

       在郑秉文看来,在医疗、医药与医保的“三医联动”中,医保可以起到切入点的作用。“对医疗质量实施监督、建立问责制、实施战略采购、控制费用上涨等,所有这些医改中的重要领域,医保都可以也应该发挥一定的杠杆作用。”

       不过,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仍面临一些难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刘玉村指出,一是有限度的财力投入和日益增长的多元化需求之间的矛盾。二是社会评价和个体感受有差异。三是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平衡问题。他建议,提高医务人员的待遇,让人事薪酬制度改革来得更快、更彻底一些。

       “目前全科医生社会认同度不高,岗位吸引力弱。基层全科医生更是人员少、工作强度大、待遇较低。有效的激励约束机制和科学的绩效考评机制有利于全科医生队伍的壮大。”全国人大代表、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院长华树成说。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卫计委主任李斌日前明确表示,要进一步改革基层人才职称的评定办法,逐步提高基层医务人员的收入待遇,实施一些像“县管乡用”这样的人才政策,促使人才在贫困地方、在基层能够留下来,能够安心工作。(经济参考报)